原标题:男子被困电梯踹坏门 免予刑事处罚被判犯寻衅滋事罪

夜晚酒后回家乘电梯时被困,男子郭某不听从物业公司人员让其等待救援的劝告,将电梯踹坏,后被民警抓获并当庭受审,其是否构成犯罪引发争论。海淀法院日前作出判决,认定郭某犯寻衅滋事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去年7月5日晚,郭某与他人在外喝酒后回家。23时45分,他乘坐电梯到其所住楼层(6层),电梯门开了,他却低头未动,并没走出电梯。电梯未得到操作指令,便自动归位于一层待机。这时,郭某发现电梯门关着,按了电梯内的报警键。物业安保部赵某通过电梯对讲机,让他按G层找值班保安帮助重新刷卡,但他未理睬。23时46分郭某开始踹门,踹了几下后,见门未开,又两手扶着轿厢内的扶杆,右脚高抬起,对准轿厢门用力踹了多下。23时49分,他打电话给妻子求救。

赵某发现郭某踹门,就用对讲机劝他不要踹,并告知其物业方面已开始救援。但郭某仍继续踹电梯门,致电梯多处损坏。经鉴定,被损坏的电梯维修价格为七千余元。零时14分,电梯维修人员强行打开门将郭某救出。之后民警将郭某抓获。案发后,家属代其赔偿了被害单位的经济损失,被害单位对其行为表示谅解。

对于郭某酒后被困电梯、脚踹电梯的行为,一种观点认为,其酒后无故滋事,为发泄不满情绪,任意毁损公共财物,损失严重,已构成寻衅滋事罪。

另一种观点认为,郭某的行为构成紧急避险。其被困电梯长达20分钟,之所以踹电梯是一种自救行为。案发时电梯被踹坏属民事侵权行为,且造成经济损失未超过1万元,故该行为既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亦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第三种观点则认为,郭某酒后回家被困电梯,在给家属拨打电话说明情况及按急救键后,物业人员已告知其已开始采取救援措施,其未安静等待救援,而是气急败坏踢踹电梯门,致电梯损坏,虽系事出有因,而非无事生非,但其行为仍构成寻衅滋事罪。

法官释判

为何判寻衅滋事罪?

“这显然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寻衅滋事。”海淀法院法官汪冬泉称,刑法理论的通说认为,寻衅滋事罪的成立要求行为人寻求精神刺激,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等“流氓动机”。而郭某的行为不属于“流氓行为”:案发时间为午夜,踢踹电梯的行为未影响到其他业主;郭某是在寻求他救后,脚踹电梯,据其供述是因电梯之前老出故障,有时踹一下电梯会恢复正常,故其主观上缺乏寻求刺激的动机;另外电梯自身出现故障,诱发郭某脚踹电梯。因此,郭某的行为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寻衅滋事。

郭某的行为也不属于紧急避险。紧急避险通过损害一种法益从而来保护另一种法益,其成立条件较正当防卫更为严格。案发时郭某已采取一些自救措施,包括给家人拨打电话寻求帮助、按了电梯急救键,并且家人及物业人员已给予回应,让其耐心等待。同时,物业方面也立即采取了救援措施。脚踹电梯并非一种正确的自救措施。

汪冬泉法官认为,郭某脚踹电梯虽“事出有因”,但仍构成寻衅滋事罪,属于犯罪情节轻微。电梯出现故障,从表面上给了郭某脚踹电梯的理由。但醉酒明显不能作为免责的条件,电梯出现故障亦不足以让郭某的行为即具有了正当性。当时电梯并不是完全与外界隔离、切断联系的密闭空间,郭某不听从物业工作人员建议,在物业方已启动救援措施后,仍继续为发泄不满情绪踢踹电梯门,已超出了正当、合理、有效的自救行为的范畴,导致电梯受到严重损失,其“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 的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

不过,郭某的犯罪情节轻微,可免予刑事处罚。考虑郭某案发时处于午夜,一人被困电梯的确让人感到害怕。其脚踹电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且到案后及在庭审过程中,郭某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加之其系初犯、偶犯,已赔偿被害单位的经济损失,并获得谅解。依据《刑法》第三十七条“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中“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规定,法院最终判处郭某犯寻衅滋事罪,免予刑事处罚。

本报记者 林靖

来源:北京晚报

中新网记者 李纯

“厉害了,我的艇长!”这是中国海军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某艇雷弹班长张宁介绍艇长邓小春时说出的第一句话。

突破该型潜艇远航时间限制、多次摆脱外军舰机跟踪、2017年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这位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某艇艇长的“厉害”之处可见一斑。

潜艇兵向以“神秘”著称,遑论带领一众艇员潜行大洋深处的潜艇艇长。欲知邓小春“厉害”的原因,还须从潜艇“神秘”的内部寻起。

出舱口如井盖般大小,中新网记者沿着垂直舷梯攀援而下,进入潜艇内。低矮的舱室令人直不起腰,狭小的空间让转身也变得困难。目所能及之处尽是错综的管路,大小仪表与各色阀门遍布舱壁。驾驭这条“深海蓝鲸”的复杂可想而知。

潜艇被称为“百人一杆枪”,作为“握枪人”的邓小春深知,“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能够预防险情的便是严格训练。岸港训练科目考核及格线被他提到90分,岸港模拟航行时间也增加了一倍。该艇政委曹永丰说,邓小春抓艇员训练“到了近乎苛刻的程度”。

同样的“严格”,邓小春也用在自己身上。每次组织新学员干部进行潜艇操纵训练,邓小春都要带头把重难点科目“庖丁解牛”般地操作一遍,这就表明他对潜艇上的不同岗位、专业都了若指掌。支队每年组织的各项比武考核,无论是封舱、堵漏、灭火,还是海图作业、应急处置、模拟鱼雷攻击,邓小春全部优秀通过,数次获得满分亦不在话下。

“放心把生命交给别人,别人也把生命交给你。”在该艇观通长蔡际杰看来,正是这般严格训练的成果,成就了艇长、艇员之间手足般的信任。“每次出海,跟着艇长都是很有信心的。”

不同于训练时的严肃,平时的邓小春幽默随和。他喜欢与艇员们打篮球,唱唱时下的流行歌曲,出海时也常到各个舱室串门聊天,讲笑话、吹吹牛,缓解长时间航行的辛苦与烦闷。

生活在机器的空隙间,空间无疑是潜艇内部一项宝贵的资源。座椅下“藏”着急救药箱,发射管下“插”入一张床,连“嵌”在电闸箱间的时钟都是液晶超薄……充分利用每处易被忽略的空间,这是潜艇生活一门重要的学问。

或许正是因此,邓小春十分注重细节的精准,这在他下达口令时尤其明显。

每次艇长下令,吴兴猛都伫立在侧。作为潜艇指挥舱舱室长,他的职责是向各个舱室传达邓小春的命令。曾与七八任艇长共事的他告诉记者,邓小春讲话条理分明,口令清晰准确,绝不拖泥带水,“显得很稳重”。

然而,“稳重”的邓小春却常在指挥潜艇时做出“大胆”的决定。一次出海远航期间,该潜艇被外军飞机跟踪数日。邓小春指挥潜艇灵活机动,摆脱了与空中的周旋。

某年一场背靠背式海上伏击演练,摸清“敌”我态势、战场环境的邓小春指挥潜艇埋伏在演习海区外围。冲锋号角吹响,潜艇主动出击“敌方”舰艇编队,让不少“敌”将大吃一惊。一系列新战法打得“敌”舰措手不及,败下阵来。

邓小春的作战风格令人捉摸不透,经常“不按套路出牌”,难怪该艇副机电长陈克周说他“诡计多端”。与邓小春“交过手”的艇长、舰长、机长则评价他“难缠”。

一些年轻战士却在私下里将邓小春唤作“胆大心细的出海狂”。吴兴猛说,艇长一提出海就来劲,一接任务就兴奋。那年的4个月里,邓小春带领艇队出海近百日,创造了该型潜艇远航时间最长、航经海区跨度最大等多项纪录。

伴随中国海军挺进深蓝的步伐,潜艇出海执行任务的次数与时长逐渐增加,参加自由对抗演练也愈加频繁。谈及出航“兴奋”的原因,邓小春对记者说,他总想把训练的内容融入实际任务中,通过“以战载训”的方式收集相关资料,实践自己研究的新战法。

一旁的曹永丰则一语道破:“艺高人胆大。”(完)

李晖

随着《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正式实施,以“断直连”为标志的支付清算市场合规之战进入攻坚阶段。

3月31日晚间,由渤海银行作为收单方发起的一笔1.88元的微信支付交易,经由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参与转接支付成功。4月1日,银联公告称,中国银联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两大清算机构与微信支付方面的交易迁移均告启动。

在一系列监管重拳下,称霸市场多年“直连银行”模式正在逐步瓦解。而在此轮市场回归“四方模式”前,央行就已经通过收紧支付机构的风险备付金,在控风险的同时间接削减机构和银行间的议价权,为银联网联重整市场奠定基础。

这场“断直连”战役中,银联网联如何正面对决,银联网联如何收编和财付通,以及支付宝和财付通之间的激烈缠斗均是市场津津乐道的焦点。双巨头“自由”生长的时代似乎结束了,而另一个四方博弈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断了谁的直连?

在“断直连”前,巨头创造的“直连模式”已经实质统治市场多年。

一位上海金融从业者此前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传统跨行清算用到的是各银行开在央行的准备金账户。“收付双方若开户在不同银行,需要跨行支付结算,则会使两个银行间产生债权债务关系。然后各银行通过银联在其开在央行的清算账户实现清算,资金流通的过程走的是‘发卡行—卡组织—收单方—商户’的传统四方模式。”

但以支付宝、财付通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巨头崛起过程中,创造出的则是一种“三方模式”——支付公司通过虚拟账户实现和多家银行卡绑定,同时支付公司也在多家银行开设账户,这样即可以通过虚拟账户和多家银行之间“直接连接”最终在自有账户内完成模拟跨行汇款。而这种支付、清算功能合体的事实,彻底屏蔽了央行和银联,不利于金融风险的把控。

所谓“断直连”,其意是在此前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直接连通结算的过程中加入一个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中枢,以改变目前第三方支付巨头“自行清算”的历史问题。

去年8月,监管即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网络支付业务”停止直连模式做出规定,要求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在2018年6月30日迁移到网联平台处理。而此次4月1日相关方落实的则是去年12月《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296号文)中对条码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的规定。由此,线下线上的支付被全面规范。

事实上,此次条码支付“断直连”的主角即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根据易观2017年四季度移动支付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市场份额合计已达92.41%。而记者采访获知,包括支付等多家涉及条码支付业务的市场参与者此前就已经实现了四方模式。

根据此前曝光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条码业务接入银联的初步方案,其描述的四方模式是在原先“支付宝/微信→商户→收单机构→支付宝/微信”交易路径的最后一个环节中,加入“银联”,交易路径成为“支付宝/微信→商户→收单机构→银联→支付宝/微信”,由银联承担联机交易,央行大额系统进行清算,断掉支付宝微信和“收单机构”的直接连接。

此前,有舆论对上述流程提出异议,认为发卡行在四方模式中“消失”了,是否意味着给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发卡行的地位?事实上,这种论调在去年京东支付和北京银联推出“京东闪付”的过程中也曾掀起过微澜。但业内倾向认为,传统的四方模式并未受到挑战。

资深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告诉记者,判断是否给予了所谓发卡行资质,对原本的发卡行是否有影响,首先要看其账户绑卡信息,继而要看卡的交易情况是否穿透给了发卡行,有没有改变资金来源和流向的实质路径,即资金“从银行出——从银行进”。“只要实现连接了收单机构、商户、发卡行、卡组织四方,又让银行与监管机构可以清晰看到资金流动方向,就是正常的四方模式。”

一位上海资深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上述受理流程对传统四方模式并无影响,银行扮演的角色没有改变。由于条码支付“断直连”主要是针对线下支付的收单侧,在流程中未体现发卡行也很正常,这其中要看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账户的资金来源是账户余额资金还是绑定的银行卡账户资金,如果使用的是银行卡账户资金,这个环节的背后就是发卡行,支付宝微信只不过是一个通道和引流方。而如果使用余额资金,则根本不会涉及发卡行。

六组关系 四方博弈

事实上,早在今年银联推出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时,业内对银联网联在“断直连”市场愈演愈烈的跑马圈地就饶有兴趣。记者采访的多方人士共识在于,目前银联和网联均有业务对标彼此的优势,二者同质化趋势愈发明显。

“银联推出无卡清算转接平台对标网联协议支付,网联也推出了商业委托支付对标银联代收平台,此后网联银联几乎同时发布条码收单业务方案。”有支付业者认为,二者显然在互相研究中追求“你有的我全有”。

从市场角度看,引发双方争夺的确实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此前曾有数据显示,因第三方机构结算绕转银联,导致银联每年损失的手续费就约30亿元。

颇为微妙的是,3月22日,在“断直连”前一周,银联和网联相继在官网和公众号上对外发布了双方高层会面的消息——银联总裁时文朝会见来访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总裁董俊峰一行。银联当日发布的公告称,双方就为市场提供安全高效的清算服务,进一步密切协作,加快落实央行系列监管文件要求,共同推动支付市场健康规范发展、防范金融及支付领域风险等进行了深入交流,并达成若干共识。但随后不久,该消息被删除。

事实上,银联和网联共同竞争条码支付市场的合理性有据可循。《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中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向客户提供基于条码技术的付款服务的,应当取得网络支付业务许可;支付机构为实体特约商户和网络特约商户提供条码支付收单服务的,应当分别取得银行卡收单业务许可和网络支付业务许可。该表述也定性了条码支付的划分——线上的归互联网支付,线下的归银行卡收单。

记者采访的多位支付机构人士透露,目前是网联银联同步接。京东金融副总裁许凌告诉记者,此前京东支付的条码支付已经实现了四方模式,并且银联网联均有对接。

前述资深支付行业人士透露,第三方机构目前肯定是银联网联都接起来,互为备份,但最终在交易过程中用谁的通道清算,则要看清算机构的服务效率、定价机制、运营经验、系统性能。

在定价机制上,由于目前银行卡线下线上转接清算费率是双轨制,线下收单市场已经有一套清晰的费率规则,但线上支付一直没有明确的规则,此前费率是支付机构和银行一对一的谈判。上述资深支付业内人士透露,网联参与后,其实不会双巨头和银行的定价能力产生明显影响,主要影响的是一些中长尾缺少议价能力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在银联网联正面对决的关系之外,银联和支付宝/微信、网联和支付宝/微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几大主体间的两两博弈同样暗流涌动。

与去年对接网联和向网联切量时的情况如出一辙,微信支付在合规之路上显得更为积极主动。前述跑通的交易和与银联签署协议均显示其与“二联”间的关系基本畅通。而与向网联切量时“慢半拍”类似,对于落实条码支付的最新情况,支付宝方面表示暂不便表态。在董峥看来,合规压力下,一大巨头已经表态,留给另一家拉锯的时间也所剩不多。

事实上,在对接两巨头的过程中,网联由于没有“历史包袱”理应具有更多“先发优势”,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认为,网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股权关系,且是纯粹的清算机构;而银联既是清算机构又有支付机构,与第三方支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目前业界反映,银联依靠十余年积累的渠道能力、营销能力、系统能力,在参与争夺两巨头清算业务中非常强势。

另一方面,两巨头之间的博弈在这组多头关系中则最为激烈。根据易观数据, 2017年第四季度支付宝和财付通市场份额一升一降,其中,支付宝市场份额占比从三季度的53.73%扩大0.53个百分点至四季度的54.26%;微信支付从三季度的39.35%环比回落1.2个百分点至38.15%,焦灼缠斗进一步升级。

阿里健康新任CEO沈涤凡阿里健康新任CEO沈涤凡

3月29日晚间消息,阿里健康发布公告宣布董事会最新人事任命:原公司首席执行官(CEO)王磊不再担任CEO职务,重新加入阿里健康的控股股东集团工作,但仍会以非执行董事的身份继续服务阿里健康。拥有阿里巴巴多年跨领域从业经验的原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总经理沈涤凡,将出任阿里健康CEO。

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阿里健康董事局主席吴泳铭在公告中表示,“感谢王磊任职期间为阿里健康做出的成绩与贡献。王磊在任期内,为阿里健康组建了优秀的管理团队,搭建出完整的医药健康业务平台,出色的完成了公司阶段性战略,为阿里健康今后的快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欢迎沈涤凡的履新,期望他能发挥丰富的互联网平台运营能力,带领阿里健康在下一阶段巩固既有业务优势并拓展新市场,继续深化阿里巴巴的重要战略‘Double H’的发展。”

公告显示,新任阿里健康CEO沈涤凡也是一位在阿里巴巴工作超过10年的“老阿里人”,先后在阿里巴巴B2B、安全部、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等BU中担任过包括技术、产品、运营多个岗位的重要职务。过去6年,沈涤凡作为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总经理,推动该业务迅速走向国际市场,实现速卖通品牌的海外本土化。

与此同时,吴泳铭面向阿里健康全员发出的一封邮件中表示,自2015年阿里巴巴启动“Double H”(Health and Happiness 健康与快乐)战略以来,阿里巴巴一直将阿里健康作为医药健康领域的旗舰平台,在人力、资本层面上持续追加投入。

“伴随这次人事更迭,集团和阿里健康之间各项资源的协同性将继续提升,对阿里健康的支持也将进一步升级。”吴泳铭写到。

以下为内部信全文:

原标题:俄驻叙调解中心:武装分子炮击大马士革街区致27死58伤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朱佩]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28日报道,俄罗斯驻叙利亚冲突各方调解中心主任尤里∙叶夫图申科少将表示,武装分子27日向大马士革街区发射了13枚炮弹,造成27名平民死亡,58人受伤。

叶夫图申科表示:“非法武装分子一天内从大马士革省Mukhayyam al Yarmuk地区6次炮击首都街区,发射了13枚炮弹,导致27名平民死亡,58人受伤,并造成房屋损毁。”

据叶夫图申科指出,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一昼夜内还在阿勒颇省、拉塔基亚省、大马士革省和德拉省境内发现违反停火的情况。